佛山“绿色竞争力”换来真金白银

发布媒体:发布媒体 发布时间:2012-06-13

  大塘工业园污水处理厂的一台机器旁,拧开开关,流出的水如同自来水般清澈。而谁能想象,这股清水“变身前”却是园区内200多家企业排出的、原本乌黑并散发着异味的工业污水。通过这一覆盖园区的中水回用系统,原本浑浊不堪的污水堪比自来水,可重新用于工业生产。

  位于三水北部的大塘,园区建设起步晚,工业底子较薄;同时还以纺织印染、精细化工等传统行业为主导。然而在经济大环境低迷的背景下,当地偏偏在前5月交出了三水各镇街中最漂亮的经济成绩表。

  在这背后,一个非常独特的现象是,循环经济模式已经成了大塘园区最独特的竞争力,不仅是官方,在企业中也形成了潮流,有些企业甚至还能从中获得不错的经济效益。

  传统产业走上绿色发展之路

  工业园经济是三水乃至珠三角很多城市的显著特征,密集的制造业项目聚集难免带来环境影响;而在该区大塘镇,工业园的环境则颠覆了人们的传统印象。

  走进大塘工业园的念塘工业污水处理厂,并没有想象中难闻的气味,反而在绿树花草的打扮下,带有些公园的氛围。就是这个140亩的污水处理厂,全面接纳了大塘工业园区内的生产、生活污水。佳利达纺织印染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张良军告诉记者,整个大塘工业园已有企业263家,但每天的污水排放量仅为3.6万吨。

  大塘工业园主打的纺织印染、精细化工等行业,通常被视为高污染行业的对象。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中,纺织等行业在国内外也遭受了一定困难。

  然而,最新统计数字显示,一季度大塘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5.97亿元,增长10.7%;税收入库7558万元,增长20.1%,多个经济指标排行三水前列。在当地人看来,在全市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大塘的成绩,与其已经成熟的循环经济、环保服务,以及由此为企业带来的各种成本优势,有紧密联系。

  据了解,大塘工业园区位于大塘镇东北部,总规划面积12平方公里,已经通过了ISO14001环境质量管理体系和ISO9001质量体系的认证,逐步发展成为有一定影响力的生态环保型现代工业园区。这一园区于2002年4月正式动工建设,已经有十年历史。2011年,园区企业实现地区生产总值52.85亿元,工业总产值223.12亿元,创税2.04亿元。

  “我们的工业园,可以拍胸口说是绿色的,而且前途远大。”首先向记者说出这句话的,并非当地的政府人员,却是一位来自企业的环保负责人;这更令记者对这座完全由镇街负责投资建设的工业园,产生了浓厚的好奇。

工业污水集中处理变清水

  事实上,大塘今天能走上绿色发展之路,在某种程度上是受环境所迫。除了产业结构带来的环保压力外,地处与花都、清远交界敏感位置的大塘,不得不重视环境保护的问题。因为任何一个小的疏忽都涉及到跨区域的问题,都可能影响到园区的生存与发展。

  在一处厂房旁边的排水口,记者看到,排出的水虽然仍略微有些发黄,但看上去还是比较清澈。而这就是经过污水处理厂处理后排出的废水。据介绍。受产业结构影响,大塘工业园污水产生量比较大,以印染行业排放的工业污水为主。根据这一情况,园区配备建设了专门的污水管网,用于收集各类污水。

  “上级部门是对这个排污口进行实时监控的,除了监控排水量,对于污水的各项指标也有着严格的规定。”佳利达张良军说,念塘污水处理厂的排放水质已好于广东省《水污染物排放限值》的标准。

  “废水经中水回用工程深加工处理后,可回用于印染企业漂染工序,有效控制污染物排放总量的同时,实现了水资源的重复利用。”在厂房内的白色大机器旁,张良军拿着矿泉水瓶拧开开关,流出的水十分清澈。“这个水就是你刚刚看到的黑色经过中水回用系统处理的。”张良军介绍,在经过中水回用系统之后,水体中所有的成分都将被过滤。

  有关中水回用的成本,他算了一笔账,“臭氧处理1吨水的成本是5到6角,反渗透处理则要花费1到1.3元,加起来的成本其实和自来水的成本差不多。”

  在污水池旁边的空地,挖土机也在加紧作业。“我们目前正在考虑对污水进行分类收集与分类处理。”张良军表示,他们计划将污水分成四类,通过分类处理可以进一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提高水质。

  纺织企业集中供热 每天节约标煤300多吨

  集中供热也是大塘工业园循环经济的一大亮点。据悉,70多家纺织企业全部通过热电厂进行统一供热,换言之,热电厂所产生的蒸汽供应给纺织生产环节使用;而余热则可用于发电。大塘热电厂供热能力可达到6000吨/日。

  “每天的发电量大概是1.8万千瓦时,主要是给我们自己使用。”张良军介绍。热电厂占地50亩,拥有员工170人。

  他告诉记者,污水处理更多的是出于环保效益,经济效益相对较低。而热电厂则通过集中的供热供电更彰显了经济效益。“根据物价部门规定的价格,目前蒸汽大约是200元一吨,每天供热厂可以产800到1000吨蒸汽。”

  但污水处理与蒸汽供热并非没有关联,污水中的污泥也被充分利用起来。

  “纺织印染属于高耗能、高耗水的行业,印染污水经污水处理厂处理后,部分污水通过中水回用工程净化后可重新供企业使用,所产生的污泥有机成分较多,含有较高的热值,可混入燃煤中焚烧。”张良军说。

  对于集中供热带来的好处,他介绍说,从节能方面看,热电厂采用的大型链条炉与一般小锅炉相比,标准煤产汽能力比值为7:5,按现有规模计每日可节约标煤约340吨,“用卡车要装一个车队”。

  而从减排方面看,热电厂利用资金技术方面的优势,采用专利技术进行除尘、脱硫,脱硫效率达到85%,二氧化硫去除量达1444吨/年。

绿色竞争力带来招商吸引力

  随着时间推移,大塘工业园区环境好、环保水平高的优势正在越来越突出,这一特点受到很多项目的青睐,推动了产业转型升级。另一方面,集中治污为企业节约成本,企业也自发投入循环经济,由此形成的“品牌效应”也越来越强。

  以去年的招商数据为例,大塘围绕机械装备、新材料、节能环保等新兴产业,深入推进招商选资,全年新签工业项目25个,合同引资额31.6亿元,其中包括三技精机等10个超亿元项目。

  提前规划、提前建设是该园区的成功经验。“如果不实行集中供汽、集中治污,仅以园区55家印染企业每个企业增加1台锅炉和1个排污口计算,想监管好都要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区环境运输和城市管理局大塘分局副局长莫锦彬表示,园区在建设之初就考虑到了园区的特性,“节衣缩食”投资建设了工业污水处理厂和热电厂,为集中治理、发展循环经济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建设热电厂和工业污水处理厂之后,则只需要监管好‘一个排水口和两个烟囱’即可。”他告诉记者。而这两个点作为重点污染源,都安装了在线监测监控设备,并接入了市、区两级环保部门的在线监控网络,实现了全天候的实时监控,通过集中排污和供热基本上杜绝了 企业偷排等现象。

  而对企业来说,环保风险上的保障,以及成本降低,也让工业园有了莫大的吸引力。“我们不用自己搞设备,一次性投入就省了200多万元,这还不算后期营运投入;风险方面,佛山很多同行环保要靠自己,一旦不达标,处罚会影响出口、信贷甚至上市,后果非常严重,但在这里靠集体治污、集体监管就安全很多。”一位不愿具名的企业负责人说。

  据悉,广东省今年提出要建成10个重污染行业绿色升级示范园区,大塘将全力冲击这一称号。 _baidu_page_break_tag_环保设备成为企业赚钱利器

环保经济

“干干净净把钱赚了”

  由于资源和能源消耗量较大,印染行业一直是大塘工业园循环经济节能减排的主要阵地。目前,该园区已推广的技术有太阳能利用、导热油炉余热的回收利用、水在线重复利用、定型机废气回收利用等。据介绍,预计这些技术的推广后,园区内印染行业每日约可节标煤100吨,节水6000吨。

  很多企业之所以不愿意做环保工作,不愿意在节能减排上下功夫,主要是认为环保就是烧钱的。但是在大塘工业园区,对企业来说,环保却能够创造经济效益,可以说企业是从环保里面要经济。最关键的在于,企业从环保中得到了经济效益。佛山市三水昊通印染有限公司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循环用水每月省近万元

  尽管能源、人工成本不断上涨,整个大环境的经济形势也并不是十分乐观。但在昊通印染有限公司的经营实践中,经济利益却并没有缩水。作为一家从事印染的企业,该公司主要是为欧美品牌以及李宁、以纯等国内品牌提供面料。节能减排,成为该公司降低能耗、节约成本的重要举措。“节能减排所省下来的资金正好弥补了我们能源、人工成本的上涨。”该公司副总经理陈丹介绍,仅是通过循环用水等措施,每个月就能节省近万元。

  在昊通印染有限公司的厂房内,有关节能减排、可持续发展的宣传标语随处可见。“节能减排既要有技术,更需要员工的自我意识。”在一条印染生产线,陈丹向记者介绍起了公司的循环用水系统。

  从最后一道工序依次向前看,记者发现印染水越发浑浊。“印染要经过许多道工序,而越到后面,水越干净。于是我们就想到了把最后一道工序的水收集起来回用,从最后一道工序依次返回到第一道工序,等于用过一次的水可以多用一次。”陈丹介绍,将通过这种方式,每天节省下来的水最起码有七八吨。

设备成本半年已回收

  而在一处烘干作业前,记者看到,在冒着热气的机器上方,安装着一个大的圆形管。“这是我们自己发明的蒸汽回收系统。”该工厂厂长古桂远告诉记者,印染的蒸汽使用量非常大,而蒸汽价格从过去150元每吨到现在200元一吨的价格飙升更是让他们加大了对一这块的回收利用。“过去我们生产1万米布需要40多吨蒸汽,现在只要25吨就可以了,光蒸汽就可以节约2500元左右的成本,干干净净把钱赚到手。”

  但最让他们觉得环保投入能够带来经济效应的是去年年初引进的淡碱扩容蒸发装置。在棉布的制作工艺中有一项丝光工具,需要大量的碱,而碱的价格十分昂贵。

  去年,昊通印染花费40多万元引进了这套设备,主要是通过碱水回收提炼淡碱充分使用。“而机器仅适用半年,原先花费的成本就已经全额收回。”

  “这台机器每个月产生的经济效应至少有10万元。”古桂远说,碱水中的淡碱被提炼出来除了节约成本,同时了净化了水资源。“碱水在脱碱后,其中的一部分又可以重新用于生产。”

  尽管统一排污,但记者发现,一些企业都会有自己的污水处理设备,将企业产生的污水先行进行一定的处理,其中一部分的水用于循环再利用,另一部分则通过统一管网排入念塘污水处理厂进行集中处理。

企业案例

佳利达:

纺织制造商变身环保运营商

  作为传统产业的聚集区,大塘工业园在进行节能减排的同时,也注重提升园区原有企业的产业升级与产业链的延伸。

  “过去我们引进的主要是纺织、印染企业。基于园区产业结构的现状,我们在发展过程中将环境保护放到至关重要的位置,环保部门提前介入招商引资,坚决拒绝工艺落后、能耗高、污染大的项目进入,结合园区发展的产业导向,有选择、有重点地引入投资规模大、技术含量高、带动力强的精细化工、纺织类项目,加快特色产业的聚集。”目前园区正在着力培育发展了机械装备、新材料、环保节能等新兴产业。而对于传统产业也鼓励其在发展到一定阶段时延伸产业链。

  在佛山三水佳利达纺织印染有限公司董事长姚颖看来,纺织工业和环保事业就像天平的两端。“最开始我们主要是从事纺织印染工艺,但现在我们更多地倾向于污水处理厂、热电厂的开发利用。”

  自2006年投资念塘污水处理厂、热电厂、自来水厂,佳利达纺织印染可以说在大塘循环经济的发展中占据了重要地位。对于循环经济,姚颖表示,对于废水标准,他认为不仅仅是达到国家标准就可以。“标准会不停的变动,所以必须走在前面。”

按照规定,园区日排放量的污水量仅为3.6吨。“规定的排放量只有这么多,如何在规定的范围内发展就让企业必须在环保上下工夫。”

捷利科技:

碎牛皮变废为宝

  在大塘工业园区,向环保要经济是很多企业的共性。但佛山捷利再生科技有限公司则是真正的变废为宝。

  记者了解到,该公司通过将碎牛皮、牛皮屑等经过一系列加工生产再生皮、牛皮。“我身上的这个皮带就是用我们生产出来的再生皮做的。”经理费刘胜告诉记者,产品主要用于出口用于制作皮鞋、皮带等皮革制品。

捷利公司经理费刘胜介绍,碎牛皮、牛皮屑即使埋在地下多年也不会降解,在毒胶囊被曝光后,如何处理成了老大难的问题。

  “以前我们回收碎牛皮、牛皮屑需要400元一吨,还不一定能收得到足够的材料。但自从毒胶囊曝光后,就降到200元一吨了,我觉得未来的趋势,甚至可能会是别人向我们支一定费用,委托我们进行处理。”他对未来的商机非常乐观。

  在仓储仓库,一袋袋的碎牛皮被投放进一个大容器内,经过加水粉碎后进行配料然后通过真空脱水、烘烤就成了质地上乘的再生皮。费刘胜说,一条生产线每天可以生产20吨的再生皮,销售价格可以达到800万元。

  而在生产线内,在真空脱水、烘烤的环节,记者发现流出来的水直接流进了地下管道。“地下管网会把这些水直接排放到污水处理中心从而避免了污染。”费刘胜说。

关联企业: 佛山市三水昊通印染有限公司

相关链接:http://www.h2o-china.com/news/105188.html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  2012年最受读者关注项目
下一篇:  广州市纺织服装职业学校最佳合作企业 佛山市三水昊通印染有限公...

“媒体热评”板块说明:

一、让媒体力量得以延伸:定格媒体爆炸时刻,锁定被时光淡化的目标,在推移之后的任何时间里都能展示出媒体舆论当初的精彩和魅力;

二、纳入信用档案的3个条件:1、必须尊重原著,不得有任何的篡改或断章取义;2、必须同时将原文档上传本平台服务器进行保留存档(扫描件、照片、音像、原网页等均可),如果是从其他网络转载而来,除了将原网页整体“另存为”――上传本征信平台服务器进行存档之外,还要如实建立链接;3、如实填写原“发布媒体”及“发布时间”;

三、媒体评论是重要的信用档案组成部分:一经审核通过,媒体评论纳入到企业信用档案征信体系,成为重要组成部分,参与信用分值计算,供大众长期查阅参考;

四、永不删贴:虽然“媒体热评”的内容由大众转发,并不代表本平台观点,但只要是符合法律法规、符合本征信平台规定,并且有原始材料存档的贴子,都会受到尊重,长期保护,即使其他网站的原网页内容由于种种原因被删除,作为“客观、独立、第三方”的本平台也不删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