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专家:重构四面失守的诚信体系

2016-05-11 10:01     出处:环球时报    

  

      魏则西之死,再次搅动国人脆弱而敏感的神经。街谈巷议、线上线下民意愤然,各种揭露、各式爆料穷追不舍。

  然仔细究来,更使人心“恐惧”的是:从百度到医院、莆田系,再到政府监管,事件相关方“各失其责”,诚信体系链条多处失效。假如有一个“环节”坚守诚信和职责,或许可以制止“罪恶”的蔓延,使生命不再逝去。但已不再有“假如”!

  “诚信缺失事件”,近年来国人所遇多多。从“毒大米”“毒酱油”到“毒奶粉”“毒疫苗”,都在刺疼国人的灵魂。但一阵猛烈的道德批判之下,“整治之风”过后,“毒害”又在别处变着花样冒出,诚信体系的建构为何如此之难?

  国人从来不乏“诚信”的道德资源。“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内诚于心,外信于人”“诚则是人,伪则是禽兽”。但再好的道德号召,若无严明健全的监管体系,也可能仅仅流于“口号”。

  更何况在多元开放的流动社会里,陌生人关系增多,促使各种不诚信的风险加剧。再加上资本的逐利本性,权力的腐败惯性,都彰显出“区区小民”面对“资本与权力合谋”的软弱与可欺。为使“强势者”不得不放下身段,持守诚信,以国家法律为后盾的“诚信体系”建构势在必行。

  可以设想:假如有公平竞争的网络信息市场,“百度”就不可能“独大垄断”;假如有公正健全的监管体制,“百度”一些不法欺骗行为就可能及时被制止;假如“百度”的信息都是客观准确无欺骗,“魏则西们”就不可能被“诱导”到一个“骗子医院”。

  同样可以设想:假如有一个受到严密监管的医院医疗体系,莆田系的医院机构就不可能“野蛮生长”;假如有一个受到军纪国法严格规范的军医系统,武警医院科室就不可能随意出租给莆田系医院;假如“骗人害人”的医疗事故能够得到制度化纠正和监控,“医疗事故”何以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然而,全社会性的“诚信体系”建构,绝非一日之功。要使我们悠久传统的纸上“道德性诚信”,变成落地生根的现代“制度化诚信”,就不仅要建设个体性的“个人诚信”,还要建设公共性的“制度诚信”。个人诚信,出于个人内在的道德良知和道德自律,是“软性”的道德约束。制度诚信,则要靠国家法治化监管体系的健全有力和执行到位,也是使个人诚信、企业诚信、政府诚信“各负其责”的刚性基础。

  一诚足以消万伪。只有在坚实制度诚信的法治化保障下,从每一个公民、企业和政府机构自身做起,坚守诚信的道德要求和法律的底线,全社会诚信体系才会在每一个诚信行为中一点一滴健全起来。公民诚信、企业诚信、政府诚信,“内诚于心,外信于人”的正风正气才能够渐行渐浓、蔚然成风。

  诚信是市场的灵魂、法治的基石。“魏则西事件”凸显了诚信体系重构的必要性,涉及复杂的资本与权力合谋,涉及边界不清的政商关系。为了“生命不再被生意”,治理混乱的医疗体系与市场,需要加快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在保障民营医疗机构活力与发展的同时,严格监管民营医疗机构的运行和品质。(作者是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研究员)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  国家卫计委:构建医疗机构和医师信用体系
下一篇:  别因魏则西事件全盘否定民营医院

评论